幸福公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幸福是什么
  • 今日资讯
  • 本周资讯
  • 本月资讯
  • 人气资讯
查看: 9096|回复: 55

[近代史] 1957年毛泽东做了何事被时人评价:超越成吉思汗

[复制链接]

9

主题

1

听众

12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9 05:36:01 |显示全部楼层
  核心提醒:一年后,曹聚仁重提此事时,具体指出毛泽东超过成吉思汗的例证就是“从蔑视蒋介石的角度转而走向容忍的路”,“在党的怨恨情绪尚未完全消失的今日,毛氏已经镇静下来,准备和自己的政敌握手,这是中国历史又一严重转变”。
本文摘自:《党史纵横》2010年第7期,作者:陈凤尤,原题为自媒体作者拟:究竟是谁将金门炮战的情报提前在海外曝光的?
1958年8月23日,中午12时。厦门前线,万炮齐发。
    从厦门对岸的角尾到泉州湾的围头,长达30多公里的半圆形;大金门、小金门及其所有港口、海面,全部都在解放军远程大炮的射程内。一时间,硝烟布满,炮声隆隆。
   
D42C2E391F65F20EB9A4535CCC940E075A3677C2_size83_w462_h327.jpeg



    小小的金门岛,不到一小时,就落下三万颗炮弹,火力的猛烈和炮弹的密集程度,令人咋舌。一位军事观察家说:“这和苏联红军攻击柏林的炮火差不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迭。”从空中拍摄的纪录片看,整个金门岛都笼罩在炮火硝烟中。国民党守军吓得晕头转向,四处逃窜。巧的是,金门的蒋军指挥官胡琏和美国总顾问,正要从地下指挥所走出,炮声就响了,如果炮轰推迟5分钟开始,他们就死定了。
    这震惊世界的金门炮战是中午12时开始的,奇怪的是在炮战开始前几小时,一家早晨出版的报纸就发表了金门立即炮战的消息。这张报纸就是1929年问世的新加坡《南洋商报》。这样严重的军事行动自然是最高机密,怎会在一张海外报纸上领先曝光呢?
    愈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炮战连续了几个星期,10月6日,北京蓦地发表了国防部文告(即《告台、澎、金、马军民书》),作出停火7天的决定。文告在10月6日发表,而《南洋商报》有关此事的专讯早在10月3日就从香港传到新加坡,于10月5日在报上发表。是谁从当时中国的最高层一而再地猎取了机密?又是谁将这样的机密泄显露来的呢?
    北京来的绝密电话
    1958年7月的某一天,正在基层调查工作的福建省委书记、原福州军区司令员叶飞,蓦地接到通知,要他马上赶回福州,去接北京来的保密电话。
    “是叶飞同志吗?”电话那边是总参谋部作战部长王尚荣。
    “中央决定炮击金门,指定由你担任指挥。”王尚荣对叶飞说。
    当时福州军区的新任司令员是韩先楚,这样一个严重的军事行动,按理应由军区司令员指挥,叶飞困惑不解地问:“到底是不是中央决定要我指挥的?”
    “是中央决定。”王尚荣回答。
    “是不是毛主席的决定?”叶飞寻根究底地问。
    再次得到必定回答后,叶飞说:“我接受命令。”
   
E21C46CDEB44024E4F361F7522F4FB24167D0B28_size109_w558_h416.jpeg


解放军炮兵某部在炮击金门前表信心

    “炮击金门”这一严重决策是在1958年7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北戴河会议上决定的。在此之前,美国的“放蒋介石出笼”的说法甚嚣尘上。有美国这一后台的怂恿与指使,台湾一直增兵金门,突击骚扰我沿海地区。当时中东的突发事件,使中东形势突然紧张。蒋介石集团企图乘机扩大事态,于7月17日宣布所属部队处于“特殊戒备状态”。金门、马祖、台湾的国民党军先后进行军事演习,并且加强空军对大陆的侦察活动与突击准备。针对于此,中共中央决定对台湾的猖狂活动小示惩处,这就是炮轰金门决策的由来。
    叶飞受命后,进行了一个月的准备工作。他迅速集结炮兵,对炮击的所有目标进行了现场交叉测量、观察,并标存在作战地图上,还部署了空军、海军、炮兵的共同作战方案。就在准备就绪时,8月20日北京急电召叶飞去北戴河。
    翌日下午叶飞到北京,见到毛主席。在座的还有彭德怀、林彪、王尚荣。叶飞的汇报刚完,毛泽东蓦地问叶飞:“你用这么多的炮打,会不会把美国人打死呢?”当时,美国顾问配备到蒋军的营一级,主席这一问,使叶飞为难了,他说:“那是打得到的呀。”沉默了十几分钟,毛泽东又问:“能不能幸免打到美国人?”“主席,那无奈幸免!”叶飞的回答很干脆。在毛泽东停止问话,作进一步思量时,林彪察言观色琢磨出毛泽东的用意,于是建议:让正在华沙同美国进行大使级谈判的王炳南给美国透露一点消息。
    事后,叶飞回顾说,主席没有采用林彪的建议,而是命令叶飞按原计划打,并要叶飞留在北戴河指挥,这样毛泽东可以第一时间猎取最新的发展情况。为了便于指挥,一部专线电话被直接架到叶飞的房间里。当时,参与并了解炮击这一机密的范围限制在中央的最高层,知悉的人极少。既然如此,《南洋商报》又从何处早得这一“天机”呢?
    从罗湖桥那边来的奥妙客人
    1956年7月1日,位于香港与深圳间的罗湖桥上匆匆走过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他刚跨进国门,就上了中联部在那里等候的轿车。中年人在广州略事歇息后就直飞北京。这位奥妙的来客就是集作家、教授、记者于一身的大名鼎鼎的人物——曹聚仁。
    1950年7月曹聚仁去香港,6年后他重返大陆,首站北京。
   
053C83E4F0344C39757511B5065636BB2A8104A0_size112_w547_h680.jpeg


曹聚仁

    定居香港6年,曹聚仁曾是几家香港报纸的编缉,他也是海外新闻界第一个回到大陆的人。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曹聚仁就和国共两党的高层人物有所往来,所以曹聚仁回大陆的行迹自然让敏感的香港新闻媒体倍加关注。曹聚仁还未成行前,种种推测与议论就充斥着港澳地区的各大报纸。
    为此,曹聚仁行前特殊对友人解释说:“我这回回祖国去,绝无政治上的作用,只是替新加坡《南洋商报》到大陆上作点广泛深入的采访工作,同时,新加坡工商调查团访问北京,社里派我兼任该团记者,这便是我访问祖国的重要任务。”他还强调说,“寄语香港的朋友,不必作神经过敏的猜测”。
    但是,说者自说,听者自听。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曹聚仁返回大陆的前三天(即6月28日),周恩来总理在一届人大三次会上作了“和平解放台湾”的演说。曹聚仁选择的时间和这一政治召唤是巧合呢,还是有其他意义?这难免令人猜疑。
    曹聚仁到大陆两周后,周恩来总理在颐和园听鹂馆设宴,邀请他参加。宴会作陪的有邵力子、傅学文夫妇,还有张治中、陈毅等人。席间,宾主谈笑风生,觥筹交错,气氛十分融洽。宴会结束后,一行人还泛舟昆明湖。此时,曹聚仁就“和平解放台湾”的演说一事,向周恩来问道:“你许诺的‘和平解放’的票面里有多少实际价值?”周恩来回答:“‘和平解放’的实际价值和票面完全相符。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第二次合作有抗战的胜利。这都是现实,为什么不可以有第三次合作呢?”周恩来又继续说:“台湾是内政问题,爱国一家,双方完全可以合作……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而是彼此商谈,只需政权统一,其他都可能共同协商安排。”
   
6A5A3C73F5F6CFB407179E636E84BCDE6B2DA865_size104_w561_h653.jpeg


邵力子

    邵力子是曹聚仁的恩师。6年前,曹聚仁去香港,行前就得到邵力子的赞同。这时,邵力子双目注视着曹聚仁说:“你有许多条件,又有海外地利之便,这工作要多做些。”曹聚仁点点头,他们的心情彼此相通。旁边的陈毅说:“曹先生不会推辞吧?”“哪里,哪里,聚仁身为炎黄子孙,义不容辞。”
    这次宴会经过,曹聚仁以《颐和园一夕谈——周恩来会见记》为题写成文章,发表于1958年8月14日《南洋商报》第三版。接着印度尼西亚华侨主办的《生活周刊》也在9月8日刊发了曹聚仁写的更详细的报道《周总理约曹聚仁在颐和园一夕谈》,正式向海外传达了周总理的国共和谈思想。文中说:“由于国共间的政治矛盾,增加了华侨中的精神负累,这一矛盾能解消,固然是国人之福。”曹聚仁还在文中第一次提出了“国共第三次合作”的口号,文章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震动。
    “叫他不妨再自在些”
    自1956年首访北京后,曹聚仁终于以能“为祖国和平统一事业效力而感到自慰。他为此奔走呼号,竭尽心力”。此后几年间,曹聚仁经常往返于大陆与香港之间。在北京,他除了遍访各界知名人士外,接触最多的就是邵力子、陈毅等中央的高层人物,尤其是在这期间,他先后得到毛泽东的两次接见。
    毛泽东初次接见曹聚仁是1956年10月3日下午,地点在中南海怀仁堂。
    那天许多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出席欢迎印尼总统苏加诺的大会,唯独毛泽东没有出席,因为此时他正在等候曹聚仁。那一次会面,毛泽东与曹聚仁作了长谈。毛泽东对曹聚仁说:“你可以多看看,四处走走,看我们这里还存在什么问题,不要有顾虑,给我们指出。”曹聚仁直言不讳地陈述了自己的观感。
    事后,曹聚仁告诉他的四弟曹艺说:“想不到,我的著作主席差不多都看过。我说我是自在主义者,我的文章也是‘有话便说,百无禁忌’的,主席认为我有些叙述比较真实,而且态度也公正,又叫我不妨再自在些。”毛泽东又问起蒋经国在赣南的一些旧事(曹聚仁曾在蒋经国主办的《正气日报》任总编)。谈到那首著名的词《沁园春·雪》,曹聚仁说毛泽东的功业“可与成吉思汗相比”。毛泽东谦虚地回答:“那只是做诗而已。”
    一年后,曹聚仁重提此事时,具体指出毛泽东超过成吉思汗的例证就是“从蔑视蒋介石的角度转而走向容忍的路”,“在党的怨恨情绪尚未完全消失的今日,毛氏已经镇静下来,准备和自己的政敌握手,这是中国历史又一严重转变”。海外有人认为曹聚仁的这番话并非仅是对一个人的评价,而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通过曹向海峡彼岸放出合作的试探性“气球”。
   
940047A5691A0B7DE4A0C3713A13B4B0DF63F516_size100_w550_h369.jpeg


    毛泽东第二次接见曹聚仁是1958年。那次会面,毛泽东还和他共进午餐,江青作陪。曹聚仁书生本色,对一旁的江青并不十分了解。在餐桌上,他当着江青的面,谈起了三十年代上海影坛的轶闻与掌故。这让江青很不自由。
    就是这位热心于两岸和平统一的毛泽东的座上宾,从中央的最高层预先得到立即炮轰金门的消息,于是抢先把这消息传了出去,在《南洋商报》上发表。听说有关部门曾因泄密事件对曹聚仁进行了批判。
    不过,也有不同的说法。
    曹聚仁虽是高层隆重款待的贵宾,但究竟是来自海外的党外人士,他能得到这一机密事并非寻常。这是其一。炮击金门筹划之初,毛主席几番垂询叶飞“会不会把美国人打死?”、“能不能幸免打到美国人?”于是林彪建议,通过王炳南给美国透露一点消息。林彪之说虽未被采纳,但毛主席的确考虑过如何处理这一问题。这是其二。金门的炮战“属于惩处性质”,旨在促进“举行谈判,实行和平处理。”炮击不久,就进入以政治、外交斗争为主的阶段。那么炮击前先行示警,幸免伤亡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此其三。
    有以上三点,不难推出曹聚仁何以能早得“天机”并敢于泄密的原因了。
    然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郭宗羲何许人也
    炮击金门事件,吓坏了台湾当局和美国人,他们一时弄不清北京领导人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以为这是解放军大举进攻台湾的序幕。美、台方面匆匆进行抵御的准备。蒋经国亲往前线勉励士气,美国人也立刻向台湾提供几种新式装备:从地中海运来美国海军的“浮动船坞”,可以使补给艇在卸货时,不致被炮火击中;还提供给金门守军口径八寸的榴弹炮,这种巨型榴弹炮口径大、射程远、能发射原子弹;美国空军还提供了响尾蛇空对空导弹。可见美、台方面真的胆小了。
   
E7585FD5E962ED77589CCB49F32CF6BC67DA1C73_size54_w386_h229.jpeg



    炮击进行了6周,金门守军已到了弹尽粮绝之境,此时我军如果发动登陆作战,金门便唾手可得。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国庆节后的第5天,即10月6日,北京发表了《告台、澎、金、马军民同胞书》(即国防部文告),文告一再阐明炮轰的目的是惩处性质,要台湾当局接受和平处理两岸争端的建议。文告声明:“从十月六日起,暂以七天为期,停止炮击,你们可能充分地自在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如果护航,不在此例。”
    国防部的这一文告是在10月6日发表的,而10月5日,《南洋商报》上就发表了这一专讯。专讯发表时署名:本报驻香港记者郭宗羲。这又是惊人之举。
    《南洋商报》驻香港办事处从何得到这个特大消息,这郭宗羲又是何许人?1994年3月,《中华日报》的记者几经追随,终于找到了《南洋商报》已退休多年的老报人薜残白先生。薛先生已83岁高龄,他是1929年进《南洋商报》的,从事报业工作已60年余年,他对《南洋商报》的情况知道得很多。
    50年代,薜老先生是《南洋商报》中文版主编。据他说,1958年8月,《南洋商报》的特派记者、名作家曹聚仁正在北京采访,而且还得到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接见,并与周恩来进行了长时间的访谈。薛先生必定地说:“能得到这样严重的消息,除了曹聚仁,当时的商报是不会有第二人的。”“那么,为什么这则消息发表时不署曹聚仁的名字,而是署郭宗羲呢?”薛先生回答说:“我只记得那时商报驻香港办事处有个姓郭的办事人员,这位年轻人当时不是写新闻的。按我的猜测这个郭宗羲是个假名,很可能是曹聚仁为了省麻烦而用的化名。”薛老先生建议:“还是找香港的这位郭先生问一问吧,他一定会告诉你们真相。”
    经过一番周折,《中华日报》的记者找到了定居香港的郭旭先生,郭先生也有73岁的高龄了。一问之下,真相大白。那则消息确实是曹聚仁从北京传到香港的。郭先生说:“当年我是商报驻香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平时不写新闻。记得当时的确有一则大新闻,是曹聚仁从大陆把稿传到香港,再由我传到新加坡的。”
    郭旭说:“郭宗羲这个名字还是当年商报的总编辑李微尘(李微尘后任新加坡政府外交部长)起的。如果问商报是不是有个驻港记者叫郭宗羲,那固然是没有啦。”郭旭还说:“据我猜测,毛、周为什么肯将这么机密的消息告诉无党无派的曹聚仁呢?这恐怕是中共方面故意让曹聚仁以‘第三势力’的身份,出一把力,以促成国共两党的秘密和谈。”
    毛泽东冷落曹聚仁——那是给蒋介石看的
    在曹聚仁发了专讯的一周后,毛泽东于1958年10月11日,致函周恩来,谈起曹聚仁说:“曹聚仁到,冷他几天,不要马上谈。我能否见,待酌。”毛泽东冷落曹聚仁,并非是因为过早发了停止炮击的消息,而是给蒋介石看的。
   
C4A897E6EF4BEE05CCF9170B6B030AC9AA9C3947_size210_w800_h545.jpeg


    毛泽东在《再告台湾同胞书稿》中,曾提到新加坡的《南洋商报》说:“好几个星期以前,我们的方针就告诉你们领导人了。7天为期,6日开始。你们看见10月5日的《南洋商报》吗?此人有新闻观点,早一天显露去,那也没有什么要紧。政策早定,坚决实行,有什么诡计,有什么大打呢?”
  
  这份《再告台湾同胞书稿》,原定10月13日发表的,毛泽东暂时改变了主见,没有发表。10月13日发表了由毛泽东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命令》。从前述未发表的稿中可以到,毛泽东称赞曹聚仁有“新闻观点”,并说“早一天显露上,那也没有什么要紧”。这样看到,有关金门炮战的消息两次提早曝光,原来都与曹聚仁有关。尽管当年掺杂着复杂的政治策略、恩怨纠葛、事事玄机已经无奈深探,但岁月悠悠,回想起当年的旧事仍令今天我们遐思不已。

0

主题

0

听众

41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18-10-9 13:27:4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

听众

11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9 18:52:23 |显示全部楼层
兰州烧饼,鉴定完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

听众

7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9 19:02:17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1

听众

37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10-9 23:57:01 |显示全部楼层
回个帖子,下班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1

听众

218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0-10 11:55:04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看一遍“福布斯”富翁排行榜,如果上面没有我的名字,我就去上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

听众

9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10 17:42:57 |显示全部楼层
7ee,(*^__^*) 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1

听众

12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10 19:19:2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假装认真地工作,老板假装认真地付薪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

听众

12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10 21:32:06 |显示全部楼层
轻轻的,我来了!~轻轻的,我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

听众

9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10 22:34:12 |显示全部楼层
求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码捐款,支持公会发展。幸福感谢有你!

帮组|Archiver|小黑屋|活动中心|资源下载|随身听|

幸福公会 © 2001-201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