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公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幸福是什么
  • 今日资讯
  • 本周资讯
  • 本月资讯
  • 人气资讯
查看: 813|回复: 7

阿多尼斯的短章:“我谈论虚无,却把奖恩赐予生命”

[复制链接]

17

主题

0

听众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8-10-29 04:55:53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译林出版社,2018年10月)是旅法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诗歌短章选集。阿多尼斯的短章,在事物及其喻体之间建立了富有想象力和美感的联系,并把诗人自己的情感和理念给予其中,因此意趣盎然,令人回味无穷、印象深刻。本文是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薛庆国为《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写作的序言。
269641EA64D1CC7C5B059A1281BEB470A16C9EC6_w2584_h3758.png

《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译林出版社,2018年10月)
读者手中的这本诗选,是旅法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创作于不同时期的诗歌短章选集。顾名思义,短章指篇幅较短的诗文篇章,其长度往往惟独寥寥数行。除使用“短章”这一称谓外,我国诗歌界还有“微诗”、“截句”等说法。
需要说明的是,在形式上,这本诗选并不能反映阿多尼斯诗作的总体特征,因为他擅写长诗,其作品以长诗居多,甚至一本诗集就是一首完整的长诗。
但与此同时,阿多尼斯还创作了大量意趣盎然的短章。在阿多尼斯笔下,有的短章独立成篇,没有标题;也有若干同一主题的短章,造成有标题的较长诗篇。为数泛滥的弱小诗章,宛若分布在宇宙中的一颗颗“白矮星”,其体积虽小,但密度很高,热量惊人。它和体积更大的“星球”一起,共同造成了诗人辽阔而明亮的诗歌星空。按照阿多尼斯自己的说法,“短章宛然小草或幼苗,生长在长诗——大树——的荫下;短章是闪烁的星星,燃烧的蜡烛;长诗是纵情流溢的光明,是史诗的灯盏。两者只在形式上存在差异,本质上是密不可分的一体,共同造成了我的诗歌实践。”
收入这本诗选的《风中的树叶》(1958),选自诗人早年发表的第二部诗集。其中的50多首短章宛若一片片“风中的树叶”,尽管彼此独立地飘曳于风中,但它们来自同一棵大树,含有同样的汁液,在精神上属于一个整体。这些短章,让我们得以了解一位青年诗人早熟而独特的内在气质,也为我们解读他的诗歌创作提供了若干密码。在其中,诗人很少关注日常生活的琐屑细节,他通过诗歌表达的,既有一个思想新锐、跟事实格格不入的青年人的愤世嫉俗,更有对生命、存在、知识、真谛、文明、历史等形象命题具有哲学象征的思量,以及对阿拉伯传统文化的反思,对专制、落后的社会事实的抨击,对整个世界和时代的失望和期望。伊斯兰文化的珍宝——苏非主义(即伊斯兰奥妙主义)对诗人的影响也依稀可辨,并为不少篇什增添了模糊和奥妙色彩。诗歌表达的,纯粹是诗人个体的声音,但其指向却是公共的——旨在变革诗人归属的社会、国家和民族,尤其是在思想和文化层面。短章的结构和修辞并不复杂,但语言具有高度的意味性和隐喻性。譬如,当阅读这样的诗句:“我行走的道路,/将把神灵送往垂帘之后,/也许我能把它替换”,如果仅仅依据字面,把“我”当成意欲“替换神灵”的狂徒,就不免失之偏颇和肤浅。如能意识到诗歌语言的意味性,兴许不难理解:诗人旨在改变、替换的,是与时代脱节的宗教观、神灵观。
早期作品中浮现的这些基调,不断回荡、萦绕于阿多尼斯的整个诗歌生涯,但此后的作品旋律更加丰富,诗意也更为浓烈。在不同阶段创作的短章里,诗人带着能听见“蓓蕾绽开时的喘息声”的耳朵,能看见“天际的睫毛”、“光的舟楫”的眼睛,怀着“试图为手里摆弄的石头装上两只翅膀”的童心,去观察、认识大千世界。由此,诗人创作了大量清爽隽永、令人读完唇齿留香的短章,譬如:
夏天把它的罐子敲碎,冬天的时光停歇,
春天的一些碎片,被秋天的拖车牵引。
芬芳,从它母亲——玫瑰的子宫逸出,
开始了不归之旅:
能否,这就是意义的迁徙?
许多短章之所以回味无穷,给人印象深刻,不只因为诗人在事物及其喻体之间,建立了富有想象力和美感的联系,还因为诗人将自己的情感和理念给予其中:
昨天,当我在拂晓醒来,
我看到太阳遮起脸庞,
兴许它还陶醉于
有关夜的床榻的回顾。
在这里,诗人借助自然——拂晓时的太阳,委婉而快意地挑战了禁锢身体的文化传统:就连高高在上的太阳,也有属于自己、关乎身体和情色的隐私!我们宛然看到诗人因为泄露了这一“天机”,而在嘴角显露了狡黠的浅笑。
固然,作为一位批评意识鲜亮的思想家诗人,阿多尼斯的短章并不止于曼妙轻歌。在他的诗中,随处可见对落后、专制的阿拉伯政治的批评,对腐败、丑陋的社会现象的鞭笞。这些短章触及政治,但绝不流于鄙俗,而是以高度抽象化或富有哲理的形式呈现,且往往一针见血,掷地有声:
阿拉伯的时光:
一堵名叫永恒的墙上生长的苔藓。
暴力,简直折断语言的枝干;
时间,已没有时间去跟上死亡的步伐。
很多读者都已发现,阿多尼斯是一位有着鲜亮而独特的诗歌语汇表的诗人。他的诗中,常浮现天空、云彩、太阳、月亮、白昼、黑夜、风、雨等原初自然的意象,以及生命、死亡、空间、时间、爱情、欲望、梦想等关乎存在本源的语汇。阿多尼斯往往给予这些语汇特有的言外之意,好像以下的“天空”:
那片天空,
昨天在我的诗中坠落,
那是一片黝黑的天空。
显然,这里的“天空”,并非能引起人们美妙联想、寄予人们远大志向的高旷明媚之所在,它是阿多尼斯力图解构并拉下神坛的文化意义的“天空”。又如:
空间如何能痊愈,
它罹患的恰是时间的病症?
“空间”,无疑是诗人念兹在兹的“阿拉伯空间”;而这“时间的病症”,是耽于“时间”(古代)的恋古之病?固守“时间”(传统)的僵化之病?误读“时间”(遗产)的偏执之病?无视“时间”(时代)的虚妄之病?总之,诗人是在为“阿拉伯的空间”把脉寻症。通过诗,他对盛行于阿拉伯社会的被扭曲的历史观、文明观,赋予费解却又坚决的抨击。因而,如果能结合诗人身处的文化与历史背景去解读其诗作,解析其中的诗歌语汇,就能更好地领略诗歌蕴含的精神和思想价值。
在当今阿拉伯文化界,阿多尼斯是极少数堪称“多重批评者”的知识分子。他既批评专制、无能的阿拉伯政权,也指责阿拉伯传统文化中的沉疴积弊,并揭露打着各种幌子牟取私利的西方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他对大众、人民也从不无原则地附和,在纷繁喧嚷的历史关头拒绝随波逐流。当“阿拉伯之春”运动方兴之时,他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许多叫喊着“阿拉伯之春”的人们,正在“从刀剑、权力和金钱中觅取生活之道”。阿多尼斯对这场运动的质疑,曾引起阿拉伯世界和西方许多人的不解、误会乃至谩骂。但他并不为之所动,在他看来,阿拉伯世界落后的根源是文化落后,所以文化的变革——而非政治的改朝换代——才具有决定性的进步意义。基于此,他评价阿拉伯变革运动的最重要标准,便是这一运动能否撼动了传统文化的根基,能否致力于建立新文化,能否有助于实现人、尤其是妇女的解放与进步。以此标准去审视“阿拉伯之春”,阿多尼斯无疑是失望的。这本诗选收入了诗人几年前发表于报章、抨击时政的部分短诗,在“阿拉伯之春”已演变成不折不扣的“阿拉伯之冬”的今天,重温这些宛若发自旷野的呐喊,既让人钦佩阿多尼斯的远见卓识,也令人感喟阿拉伯民族的坎坷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阿多尼斯对传统文化的立场,并不只仅体现为质疑、批评和叛逆。他诗中彰显的现代性,当然与阿拉伯世界历来占领主流的保守理念作了割裂,但也和阿拉伯文化遗产中被遮蔽的变革精神完成对接。与其说他是阿拉伯文化的“逆子”,毋宁说,他是这一伟大文化最有价值部分的“传人”。这本诗选收入不少向阿拉伯古代大诗人致敬的作品。在其中,阿多尼斯借“哲学家诗人”麦阿里的视角审视世界:“世界何其贫乏,我在其中何其贫乏”;以“咏酒诗人”艾布·努瓦斯的名义宣示自我:“我生来追求异端,/真谛成了我的伙伴”;通过贾希利叶诗人盖斯的口吻,表达对耽于诗歌技巧的警觉:“技巧,/这个晶莹的坟墓,/我曾频繁出入其中”;他还从伟大诗人穆太奈比的诗歌和人生中获得启迪:“他懂得怨恨和敌视有多么可怕,/他懂得对诗歌的无知有多么可怕,/他也懂得如何超越、如何升华。”
除了伟大的诗歌传统,阿多尼斯最为心仪的阿拉伯伊斯兰文化遗产,就是苏非主义。作为思想家,他毕生致力于批评传统观念中对世界的玄学理解,倡导理性主义和启蒙思想,弘扬人的价值和意志;而作为诗人,他又力图在诗歌实践中超越逻辑与理性的藩篱,探究有形世界背后的奥妙未知,揭示与人以及身体、心灵、天性、直觉、梦幻相随相伴的奇妙。因而,他对博大精湛的苏非主义情有独钟,因为苏非主义视宗教为属于个人的精神体验,并不满足于正统教义对世界和人生确定的、规制性的理解,而重视探究理性和逻辑无奈认识的“宇宙中内隐、无形、未知的领地”。当固守正统的信徒祈求“主啊,增加我的确信”时,古波斯的苏非大诗人鲁米却说:“主啊,增加我的困惑”。同样,在阿多尼斯笔下,困惑,和焦虑、质疑、提问一样,是探求未知者应有的精神状态:“答案是一座监狱,/问题本身也是一重围困,/除非是为了更多的困惑而发问。”
可以说,苏非主义对阿多尼斯的启迪是多方面的:它象征着认识世界的一个新的途径,美学表达的一种新的方式;它还象征着重新解读宗教传统,令改革者得以从伊斯兰教内部找到让宗教从教条主义中解放出来的精神资源。此外,苏非主义还启迪阿多尼斯挣脱空间、身份对自身的束缚,抵抗一切戒律和枷锁,在启程、旅行、迁徙、流亡中,获得精神的自在,并通过语言和写作,获得诗性之不朽,因为“旅行让身体的四肢连接起天际的四肢”,“真谛,总是与启程者同在”,“我们有时可以用词语的队伍,/去阻遏时光的队伍”。
2009年以来,阿多尼斯曾多次到访中国。与他结识的许多中国朋友都对他身上展现的那种“大诗人状态”(欧阳江河语)感到钦佩。在我看来,这种“大诗人状态”体现为深邃的思量力,直达本质的洞察力,言说真谛的勇气,对政治与事实先知般的预见力,以及不屑“属于某一个时辰”、却又深信“一切时辰都属于我”的狷狂气质。它源自诗人永远以人的自在、尊严和解放为起点和指归,像儿童那样感受世界,像青年那样爱恋世界,像老者那样审视世界。
我记得,阿多尼斯应邀为朋友们题写赠语时,总喜欢写下《风中的树叶》里的最后一个短章:
闪亮地生活,创作一首诗;
前行,增加大地的宽广。
曾留下那么多脍炙人口柔美诗篇的老诗人,为什么独爱这首看似平淡无奇的短诗?我曾就此问过阿多尼斯,但他对我会意一笑,说道:“这个问题,应该由你回答。”
在为写作这篇序言冥思苦想的时辰,在一个暑气扰人、世事烦心的夏日之夜,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人生当然可悲可叹;然而,人,惟独闪亮地活着,才干穿越笼罩世界的黑雾;惟独永不停歇地制作,才干把生命谱写成一首诗篇;惟独义无反顾地前行,才干在大地上留下通往光明的履痕。是的,惟独这样,逼仄而阴暗的人生才会释然明朗。这是阿多尼斯在青年时期唱起的生命赞歌,也是他毕生信念和历程的写照。凭着对诗歌、对生命怀有的传教士普通的信念,年近九秩、饱经沧桑的老人,依旧初衷不改,歌吟不辍:
我谈论虚无,
却把奖恩赐予生命。
诗篇中的风不会哼唱小曲,
它席卷,欢舞,高歌。

读者朋友,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感受阿多尼斯的诗篇中拂面而来的风吧!

46

主题

1

听众

207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0-29 08:27:23 |显示全部楼层
阁下莫非就是当年华山论剑武功独步天下罕有其匹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的少林寺智障大师收养的小沙弥低能的爱犬旺财踩扁的蟑螂小强曾滚过的一个粪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

听众

8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29 12:07:07 |显示全部楼层
lnmz,(*^__^*) 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

听众

12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29 12:07:48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顶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

听众

10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29 12:16:25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lnmz呀,,,您太有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1

听众

7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0-29 14:43:29 |显示全部楼层
视死如归的架势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

听众

-1

积分

限制会员

发表于 2018-11-2 10:51:1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个极其讨厌av和看av的人. 黄色产物,如同洪水猛兽,毒害着年轻一代,这是多么不堪的现状!当然,我也看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打开电脑,点击网页,寻找——下载。但我看这些片子,是批判的看,是仇恨的看,是带着一个有良知的人内心深处那种愤慨的看!我要看一看,日本色情产业是怎样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变成色情女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1

听众

10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1-4 00:44:50 |显示全部楼层
鄙视楼下的顶帖没我快,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码捐款,支持公会发展。幸福感谢有你!

帮组|Archiver|小黑屋|活动中心|资源下载|随身听|

幸福公会 © 2001-201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