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公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幸福是什么
  • 今日资讯
  • 本周资讯
  • 本月资讯
  • 人气资讯
查看: 100|回复: 1

[每日话题] 辱人外号属凌辱:别拿言语暴力不当回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听众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8-11-20 11:53:36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凌辱中最多的就是言语凌辱校园凌辱内容多样,按照损害对象来划分,可分为“身体损害型”和“精神羞辱型”。
在以往,舆论对于校园凌辱的关注,多是集中在有明显肢体暴力行为的“身体损害型”凌辱上。
相比之下,“精神羞辱型”就很容易被忽略——就跟家暴一样,大多数人更情愿讨论动手打人,而忽略了冷暴力、软暴力。
所谓的“精神羞辱型”,就是使用谩骂、诋毁、蔑视、讥笑等羞辱卑视性的语言,致使他人的精神上和心理上受到侵犯和伤害,属精神损害的范畴。
其中“起羞辱性外号”是最为常见的一种。例如,看到同学胖胖的,就给人家起“肥猪”之类的外号,这是羞辱性的。
尽管,这种“精神羞辱型”的言语凌辱经常性的被忽略,但现实上,它却是校园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凌辱现象。
2017年5月公布的《中国校园凌辱考察报告》就指出,语言凌辱是校园凌辱的主要形式。
按照校园凌辱的方式进行分类,语言凌辱行为发生率明显高于关系、身体以及网络凌辱行为,占23.3%。
2018年5月,“中国少年儿童平安行动”组委会公布一项考察结果也显示,“语言损害”“同伴暴力”“运动损害”是当前亟待处理的三大校园损害问题。
其中,81.45%的被访小学生认为,“语言损害”是最急需处理的问题。
ninja154223784911549.jpg
《新京报》就举例说,语言凌辱的情况在事实中不稀有:有的孩子身体矮小,就被取了“小矮子”的绰号;有的孩子腿脚不便,被取了“铁拐李”的绰号……这里面,有些外号兴许是无心之举的闹着玩,但有的就是有意为之的侮辱。但不可否认的是,绝大多数都对被起“外号”的学生形成了心理损害。
在校园中,言语凌辱和暴力并不仅存在于学生和学生之间,也会存在于教师和学生之间。
2018年6月,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教师语言暴力调研报告”显示,48%的小学生、36%的初中生、18%的高中生表示,老师在批判自己或者同学时使用语言暴力。
比如“你吃得这么肥,怎么连一个问题也不会回答?”;“不学习就滚出去”;“不好好听课,你以后就是废人!” ;在比如“你真笨,我是没办法教你了”……
相信,这些话语,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的听到过。如此这般采纳讽刺、挖苦、揭短、当众出丑等手段对学生进行冷暴力或者“心理惩处”的,都属于言语凌辱。
无论是美国、中国香港还是中国台湾,都将言语凌辱列为校园凌辱的一部分。尤其是中国香港地区,明确列出,“起花名”“叫花名”也属于言语凌辱的一种。
ninja154223785752869.jpg
言语凌辱的损害到底有多大?由于言语凌辱多半是从受害者自身的样貌、行为习惯、家庭背景、学习成绩等进行“攻击”,这对身心尚不成熟的孩子来说,会形成严峻的心理负担。
而且,言语凌辱具有隐蔽性,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对于自尊心较之成人更为敏感、细腻、脆弱的孩子来说,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有可能在孩子幼小的心中留下灰色的印记,影响其一生。
例如,《武汉晚报》在2017年初采访了一位退休教师,他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他曾经有一个学生,就是因为头发干枯、卷曲,总是被班上的好事者讥笑,还起了一个羞辱性的外号,这些学生每天以喊这个绰号为乐。原本以为是学生之间相互玩闹取乐,结果事情进展超出了他的预料。
那名学生一次被刺激之后,用凳子把其中一个讥笑他的学生脑袋砸成重度脑震荡,以至于这名原本被欺负的学生要被公安机关拘留。最终的结果是,这名被凌辱的学生被迫转学,并且对校园和学习产生抗拒,初中结业之后就没再上学;而那个欺负别人反被打的学生,留下了终身后遗症。
如果实施言语凌辱的人有学生变成了教师,那么对于学生形成的损害可能会更大。
《江南时报》曾报道,2003年4月,重庆市渝中区初三女生丁某因为上学迟到,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批判教育,其间班主任当着其他同学的面光秃秃地贬损丁某:“你学习不好,长得也不美丽,连‘坐台’的资格都没有。”丁某遭此羞辱,一时想不开,写下遗书后跳楼自杀身亡。
很多人都很相熟的台湾著名作家三毛,少年时就曾因为数学不好而被教师责骂,敏感而自尊心强的三毛因而患了自闭症,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呆就是七年,再也不愿去学校。直到成年,回顾起来还心有余悸。
俗话说,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凌辱往往损害人的自尊、伤及对方心理上最脆弱的地方。
很多网民就在“辱人外号属凌辱”这条新闻下边讲述自己的亲自经历,最常见的就是,遭遇了言语凌辱,却只能忍气吞声,直到升学,换了环境,才摆脱了噩梦。
心理学的研究指出,人皆渴望得到他人对自我的爱护与必定,特殊是得到自己生活中重要人物(通常包括父母、师长、领导、朋友、恋人等人物)的爱护与必定。这是人性之本,也是人格成长的需要。
尽管摆脱了言语凌辱的环境,但曾经的经历也有可能对心理健康产生一定影响。到语言暴力损害的学生,首先容易浮现成绩下降、失眠、心跳加快、情绪不稳等现象,随即就可能浮现抑郁、焦虑、紧张等心理症状,再接下来容易浮现心理障碍、心理疾病。
新加坡理工大学的研究就指出,在134名曾在校园被凌辱的青少年中,六成人患上思觉失调,九成思觉失调个案遭遇被人讥笑、起“外号”等言语凌辱。而“思觉失调”是指一种可能发生于一些人士身上的早期不正常精神状态。
ninja154223793439205.jpg
不能放过任何形式的校园凌辱,包括言语凌辱最近两年,一桩桩令人发指的校园凌辱案件,让人明白,所谓“打打闹闹”“带血青春”并不应该是成长的肯定,而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同理,教师使用过激的刺激性语言以及同学间看似“开玩笑”的花名,很多也不是正常的状态,而是藏匿着一种隐性损害。
所以说,此番广东省细化了校园凌辱的类别,提出了预防、管理等诸般措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可以发现起羞辱性外号、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羞辱诽谤等,都被归入了校园霸凌的范围,这也是与全球通行的反校园霸凌的标准一致的。这象征着中国的反霸凌标准,正在与全球实践相接轨,扩宽了反霸凌的外延。
固然,更重要的是这一政策的落实。
首先,反校园言语凌辱,必需提高学校和老师的专业度。事实情况中,相当多的老师没有能力去发现孩子中存在的凌辱现象,如何把防凌辱文件落到实处,怎么推断凌辱、怎么协助学生走出凌辱,事后有没有修复机制去修复孩子与同学之间、学生家庭与学校之间、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关系,都是需要专业培训的。
同时,老师也应该遭到指导和培训,提高教学专业程度,幸免故意或者无意的话语,对学生构成言语凌辱。
ninja154223797681283.jpg
其次,在广东的文件中也提到,学校应根据本校实际成立学生凌辱综合管理委员会,对学生凌辱事件进行认定和处置。教育学者熊丙奇就对此发表评论说:“要让校园凌辱管理委员会切实发挥作用,需要凌辱管理委员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委员会。不能像有的学校的家委会那样沦为摆设,形同虚设。”
比如,委员应该由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学生代表(适合高中阶段学校)、法律人士、教育专家等共同组成,既有代表性,又具有专业性;委员会应该拥有独立进行考察、解决校园凌辱事件的权力,而不是由学校行政布置工作。
同时也要改变目前对于校园凌辱“重平息、轻教育”的现状。在给各方一个“中意”的说法的同时,无论是事前的防范教育还是事后的惩戒教育都应当做到位,否则就丧失对实施凌辱学生的教育契机和教育责任。
不放过任何形式的校园凌辱,以最快的速度介入处理校园凌辱,“对症下药”,分级治之,这对于学生和教育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事。

9

主题

1

听众

12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18-11-23 09:40:44 |显示全部楼层
坐看闲云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生活,最重要的就是淡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捐款,支持公会发展。幸福感谢有你!

帮组|Archiver|小黑屋|活动中心|资源下载|随身听|

幸福公会 © 2001-201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