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公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幸福是什么
查看: 83|回复: 0

[古代史] 飞将军李广自刎作为长官卫青需要背多大的“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 05: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题:卫青:职场关系户的正确打开方式
卫青的履历表,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本来姓郑,是他娘和平阳侯府的小吏郑季私通的结晶。作为私生子,卫青符合定律,成为了一个聪慧人。
   
  卫青早年在亲爹家里,遭受了异母哥哥们的凌辱,大概谁生的孩子谁心疼,亲娘卫媪很快就把他接回了平阳侯家里,他也自此从郑青变成了卫青。
   
  关于卫媪的身份,值得深究。《史记》中说她是平阳侯曹奇的妾,《汉书》中说是平阳侯府的仆人。两种说法都有可取之处,又都分别有说不通的地方。
   
  如果按《汉书》,继任平阳侯 曹时以及平阳公主,对一个不检点的女性仆人,以及她的一家如此厚待,似乎比较说不过去。
   
  假设按《史记》,卫媪是平阳侯曹奇的妾,那么为啥她又和小吏私通?兴许咱们可以脑补出一场“宅斗”大戏:平阳侯曹奇夫人妒忌这小妾,在曹奇死后,私自将她贬黜,许配给府里的卫姓小厮,生下了卫子夫姐弟四人:卫君孺、卫少儿、卫子夫和卫长君。卫姓男子早死,或另寻他路,卫媪于是带着孩子们继续流浪在平阳侯封地境内。又和郑季私通,生下了卫青。
   
   5F86CFEF6CCA5B048A89AD76FAFDAAC64FD43E46_size206_w469_h286.png
   
  ▲卫媪带着一家六口
   
  等平阳侯曹奇夫人去世,新任平阳侯曹时娶了汉武帝的姐姐阳信公主(随夫家称平阳公主),大概对卫媪比较同情,就把他们一家人接到了家里。在平阳公主家里,卫子夫做了歌女,所谓歌女,也就是不需要和其他婢女一样从事体力劳动,至少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而卫青回来以后,就成了专业陪平阳公主骑马的人。尽管不是主人阶层,却比底层奴仆待遇好很多。后来,卫子夫从平阳公主府入宫,而卫青的军事才干,极有可能是从这段陪着骑射期间培养起来的。
   
  以此来看,“小妾说”更为说得通,终究,哪个堂堂公主也不会亲民到,对奴仆以及她的孩子、私生子都进行栽培。
   
  1.职场关系户守则一:做个实用的人
   
  再后来,卫青因祸得福,被汉武帝大加启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关系户”。
   
  而作为职场关系户,卫青很明白自己要如何立身处世。
   85787BBC8F76ACC32B4930708699CE7D8B7C75EC_size109_w220_h342.png
   
  ▲卫青像
   
  不断想和匈奴正面对刚的汉武帝,在前133年的马邑之围失败后,精心栽培了几年人才,准备再次发动对匈奴的战争。
   
  元光五年(前130),卫青第一次出征,就被武帝任命为车骑将军,联结太仆公孙贺、太中大夫公孙敖、卫尉李广等人出击匈奴。卫青从上谷出发,公孙贺从云中,公孙敖从代郡,李广从雁门,每个人都有一万骑兵。
   
  结果,公孙贺好像上次“马邑之谋”,出兵无果,公孙敖损失了七千骑兵,李广则直接被俘虏……听闻各种战报的汉武帝都要灰心了,卫青却争气地打了一场胜仗,斩杀了敌人数百名。
   
  以名将的标准来看,卫青的战果一点都不显著,但因为卫青是此次出兵的独一胜利者,更是汉武帝对匈奴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捷,这象征就不同了。
   
  而此时,卫子夫恰好正得宠,作为皇帝的小舅子,卫青显得分外耀眼。
   
  不过,作为“关系户”外戚,特殊是西汉初期迸发过“诸吕之乱”,大家基本对外戚都深以为恨,卫青深深地认为,自己应该做出表率,让人摒弃从前对外戚的看法,重新给“关系户”打个样儿。
   
  过了两年,卫子夫生下刘据,被封为皇后。卫青依旧以车骑将军的身份,从雁门出发,率领三万骑兵攻打匈奴。这次,一共杀敌几千人。又过了一年,匈奴报仇,入侵边境,甚至杀死辽西郡的太守,掳掠了渔阳郡两千多人。汉武帝再次派出卫青,从云中郡出发突击匈奴。卫青一如既往地争气,和匈奴白羊王、楼烦王交战后,攻取了河南地区,俘虏了几千人,缴获牲畜十万头。
   
  如果说第一次是运气,第二次是侥幸,这一次,则实实在在证实了卫青的实力。汉武帝很快乐,封卫青为长平侯,封邑3800户。尾随卫青一起打仗的人,也纷纷得到了封侯恩赐。再后来,汉匈交战频繁,卫青缕缕被派出去,也没有一次空手而归,封邑从3800,累积几次增加到了12800户,成了实至名归的万户侯。
   
  和第一次一样,以后的每一次汉匈作战,卫青都作为领袖,为汉朝开拓疆域,带领尾随自己的弟兄们封官加爵。
  大汉开国以来的外戚,无论是吕氏子弟,还是窦氏集团的佼佼者窦婴,或者现任太后王娡家的田蚡,都不如卫青的功劳。可以说,卫青简直成为了外戚的标杆。
   
  2.职场关系户守则二:做个低调的人
   
  军功上,卫青的战绩无需赘述了。武帝对这位小舅子也是极尽信任,蹲马桶的时候都可以接见他,俩人就像一般的姐夫和小舅子,没有距离。
   
   55D1B7F32C0264411D4868C9B4B83F3E0B85458A_size361_w640_h346.png
   
  ▲至亲就可以蹲马桶臭别人啦?
   
  作为如此受信任的关系户,卫青有没有因而膨胀呢?
   
  在卫青还没有发迹之前,间或路过天牢,有个戴着枷锁的人对卫青预言:“你将来要当大官,还可以封侯。”
   
  卫青笑了笑,不是讥笑别人疯了,也不是欣喜着自己要发达,只是很寻常心地莞尔一笑,回复这位受牢狱之灾的人:“我不过是个奴仆生的孩子,如果不被人打骂已经很心中意足,哪里还奢望封侯?”
   
  后来真的封了侯,当上了大将军,卫青依旧保持这份初心,待人接物没有半点暴发户的痕迹。
   
  在第一次出击匈奴的时候,惟独卫青一个人有功,公孙敖、李广等人损兵折将回来,武帝本来准备要杀了他们。这些人说好听点是同事,狭隘、难听一点,都是职场的竞争者,卫青完全可以作壁上观。但,卫青还是开口请命,为大家求情,理由是:我之所以能有功,都是因为其他几位将军把匈奴的火力吸引走了,在没有大部队围攻的情况下,我才侥幸获得了一点点的战绩。而且,这些战绩还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和我同袍的战友们一起拼来的呀。
   
  最后,按汉朝规矩,公孙敖、公孙贺、李广等人都用钱赎罪,获得了免死。
   
  还有一次,依旧是在征途,不巧手下的赵信、苏建带着3000骑兵遇到了匈奴几万人,搏斗了一天后,汉军简直被全歼,赵信本来就是投降的匈奴人,失败后干脆再回归匈奴去了,而苏建只身逃回营,向卫青报道。按照规则,苏建必定是要受罚的了,卫青问手下人怎么解决,有人就建议,卫青身为皇家关系户,经常独当一面,已经有很多人不服气了,这次正好杀人立威。
   
  卫青听后,开始了又一次长篇大论,中心思想就是:我侥幸以外戚的身份在军队里当官,根本不怕没有威严啊。
  然后把苏建交给汉武帝解决,苏建回去后交了钱赎罪,逃过了被杀。杀人立威这种事,古代不少名将都有,终究军中不是儿戏,军队里大家互相不相识,独一连接彼此万众一心的方法,就是统帅的个人魅力,以及一些并肩作战的情谊,如果统帅不能服人,是要出乱子的。而卫青断然拒绝以杀鸡儆猴的方式来震慑他人。
   
  再有一次,是飞将军李广事件。
   DA0875A02827E76B4E58562A428178BC64535780_size276_w403_h597.png
   
  ▲神射手、飞将军李广
   
  卫青再次领兵出发,李广尾随在侧,结果,李广和另一个将军赵食其迷了路,等卫青这边和匈奴都集体干完了,领兵回到大漠以南,他们这才姗姗来迟。
   
  卫青作为此次军事行动的最高统帅,派人前去责问李广发生了什么。李广惭愧难当,别人干了一两次,就得以封侯晋爵,而他打了一辈子,跟匈奴也算亲身交战无数次,到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迷了路,还要被一个比自己年轻的人问责,真是耻辱。越想越气愤的李广拿剑自刎,以悲剧英雄的方式了结了自己。
   
  大军回去以后,李广的儿子李敢据说了老爹的事情,很是不平,直冲冲地跑到大将军府去质问卫青,说得着急了,甚至还动手打伤了卫青。
   
  那么,此时已经身为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卫青什么反应?没反应!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卫青既没抓住李敢胖揍一顿,也没以此告他一状,甚至没有对外声张。本来,卫青挨打这事儿,在大汉王朝至少能引发一次全民热议,长安的邸报上更少不了这样的标题:“大将军挨打,动手者竟是为报父仇?”“李敢殴打当朝大将军,解密外戚卫家和李家的恩恩怨怨”……
   
  不过,尽管卫青没声张,但作为大将军,他家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却一直。身为外甥的霍去病更是能时不时登门找舅舅叙叙家常,也因而卫青挨打的事被霍去病得知,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霍去病为了给舅舅报仇,当着汉武帝的面,张弓搭箭,把李敢射杀在了甘泉宫。
   
  比起跋扈的霍去病,卫青实在是太会做人了。
   
  也因而,虽然霍去病后来的功绩并不比卫青差,名声却好坏参半。
   
  而卫青,始终就像当初那个说着“我的所求,不过是不被人打骂”的低调君子,几千年来,尽管不是那么耀眼,却不断被人颂扬。另外,卫青还娶了自己曾经的主人平阳公主,真是活该他幸福啊。
   
   013D6F1D440A4046443759899753A5DD2F838A25_size260_w580_h435.png
   
  ▲电视剧《汉武大帝》中的卫青
   
  这才是“职场关系户”的正确打开方式!
   
  大梁如姬/文
  原创首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帮组中心|小黑屋|Archiver|小黑屋|随身听|幸福中国

GMT+8, 2019-10-15 19:30 , Processed in 0.490881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