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公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幸福是什么
查看: 106|回复: 0

[近代史] “大刀会”是何组织抗战刚完蒋介石就“御驾亲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 05: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题:1945年,蒋介石为何偷偷跑去宜宾……
1111FC12D1C8AA44C94D4C7319058D2CB057DCB8_size16_w640_h76.png
蒋介石来之前的两三天,宜宾的警察一反常态,在主要大街上敦促打扫清洁卫生,并不准沿街摆摊,不准当街晾晒衣物,不准往街上丢死耗子……坊间盛传有大官要来了。
  
抗战胜利后,重庆掀起了还都热浪。1945年的11月25日,蒋介石却忙里抽闲,轻轻跑去了宜宾(位于四川南部,南近滇黔)一趟。这事,官方指示官办的中央社不发表新闻。惟独重庆《大公报》,由泸州、宜宾专电,在11月26日的重要新闻版上,报道了这件事,在秘密的幕布上,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
D7AD1660C61449BD921054FDBFA120553F97DAEE_size23_w500_h360.jpeg
▲  蒋介石
  
蒋介石来之前的两三天,宜宾的警察一反常态,在主要大街上敦促打扫清洁卫生,并不准沿街摆摊,不准当街晾晒衣物,不准往街上丢死耗子……坊间盛传有大官要来了。
抗战时的宜宾,由于外来人口激增,全城约有11万人口,是四川除成、渝、万以外的第四个热闹水码头。宜宾虽来过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等要人,却从未像今天这样郑重其事。有人开玩笑推测:“怕是蒋介石要来。”不料竟言中了。
11月25日早晨,军警便沿七十六军军部门前起,经西街、东街、县府街、鼓楼街到岷江码头一线站岗放哨。高楼顶上还架起了轻机枪,枪口俯向街面,如临大敌。沿街还挂起了官方早些年专制发卖的国旗。
下午两点刚过,蒋介石偕宋美龄从岷江码头登岸,在侍卫长俞济时、参谋总长白崇禧、空军副司令王叔铭、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以及宜宾军政要员的蜂拥下,经过设防街道,进入七十六军军部。不一会儿,蒋介石和宋美龄又被蜂拥着出来。
蒋介石一行进城时,有人“告御状”拦路喊冤。先是小职员马东林,忽然从人丛中奔向街心,这使蒋介石和随从侍卫等一霎时皆误以为有刺客,后见他跪在街心,一颗颗提着的心方才放下。他状告县卫生院院长邱正文,医死了他的亲戚。后是老百姓朱约仲,状告合众轮船公司,该公司长远轮于1945年2月6日,在南溪长江筲箕背河段失事,淹死了他的亲人。这个人依古法“头顶状纸”跪在街心喊冤。因有前一回经验,俞济时已能正常应付。两张状纸结果都如石投大海。
D7F22D502A938B1964F131391BE426469A0678DF_size31_w491_h329.jpeg
▲  翠屏书院
  
蒋介石一行经马掌街、青皮树巷,走出城外,上了城西北的翠屏山。在半山腰的翠屏书院门前观望时,当时书院为“外江女中”,虽是星期天,还有少数女生在校,一齐拥出看热闹,宋美龄看见,便拉上她们和蒋介石一行拍照。这是蒋介石唯逐个张与民合影。
蒋介石上下山时,经过青皮树巷出去不远,是个奇臭难闻的垃圾堆,路必需从垃圾堆边穿过,蒋介石来回经过时都摸出雪白的手帕捂着鼻子,使宜宾县县长戴叔锴十分尴尬。
第二天送走蒋介石后,戴叔锴立刻下一道手令,给西城镇镇长姜彦侯记大过一次。戴当了近两年县长,弄不清城区五城界线,直到姜彦侯找来申述,说那里是中城镇辖区,才知道闹了笑话。但戴县长并不认错,姜彦侯惟独摇头大呼委屈。
蒋介石一行于11月25日晨由重庆乘专机飞宜宾,中间在泸州歇息一下,带上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继续西行,在宜宾的莱坝机场降落。因为不通公路,只好乘小汽艇南下入城。他们上岸转了3小时左右,便径直下到岷江码头,上了停靠在江边的一艘古老的小火轮“民朴”号。沿河两岸及江面上,天未黑便不准船过人行,里三层外三层的布岗设哨。那时宜宾虽不如今天的高楼林立,但不乏精雅的房舍,蒋介石、宋美龄带上俞济时和贴身警卫,却安居于水冷风寒的岷江上,奇妙在于他谨记“西安事变”的教训,外出一定严加防范、百倍警觉。宜宾的驻军是他嫡系胡宗南的队伍,受重庆卫戍司令刘峙克制,应该是信得过的,但蒋介石心头老觉不踏实。还有令他提心吊胆的是:宜宾近些年闹“大刀会”,前几个月差点攻进七十六军军部。惟独住在船上最安全,一旦有变,升火起锚一溜烟儿便可顺流而去。
对于蒋介石的到来,当时宜宾的三家报纸都奉官方之命发表消息,说将要还都南京了,蒋介石特地来宜宾视察。他来宜宾20个小时左右,上岸转悠了3小时,余下的17小时都呆在黑黝黝的“民朴”号船上,显然不对头。实际上,蒋介石在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花招。
25日晚,蒋介石在“民朴”轮上,召见了国民党宜宾县县党部书记长蒋德修、三青团干事长王汉节、县暂时参议会议长吕辅周、宜宾县县长戴叔锴,走了一下过场。同一时间,白崇禧奉蒋介石命,在七十六军军部的府堂坝(前清叙州府衙门)内,招集军事要员(包括青年军二O三师师长钟彬和四川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梦熊),漏夜开会,传达蒋介石指示,听取迤东情况汇报,阐说云南局势,研讨布置对云南防务,加强严密监视“大刀会”活动等等。
蒋介石没有亲身掌管,只交待听从白总长安排,并又亲上翠屏山察看地形山势,为会议定下严肃的调子。因而,蒋介石宜宾之行,说视察是“明修栈道”,应付云南局面便是“暗度陈仓”。
9B8AF5380C9D0BC062A108C8B3FACBE0417EEF70_size61_w546_h600.jpeg
▲  1945年9月,重庆,蒋介石身穿军装在人群中
  
当时,内战已经开始,蒋介石打了好些败仗,《双十协定》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借此机会调兵遣将布置安排,做更大更全面的进攻。但对云南不断未被驯服耿耿于怀,蒋介石知道,龙云和卢汉关系极深,同属大凉山彝族黑彝(贵族)纳吉家,又是表亲。卢汉年轻时便跟龙云在金沙江下游、宜宾一带闯过江湖。当时龙、卢在云南势力还大,重点之一便放在迤东的昭通和大凉山一带,地皆近宜宾。按那时交通条件,云南若闹事,惟独走昆明到宜宾的“南夷古道”捷路。
提到宜宾,便使蒋介石不安,近些年在宜宾一带,以“抗丁(抗拉壮丁)、抗粮(抗交公粮)”为号召的“大刀会”(相似“义和团”的刀会)十分活跃。1943年夏天,他们砍了国民党七十六军暂编五十七师一团团长郑新南;1945年4月14日,攻到七十六军军部门口(因为机场附近“大刀会”势大,蒋介石返渝,才改乘“民朴”去泸州登机)。这“大刀会”又源自云南,因而,宜宾防务的加强迫在眉睫,宜宾之行很有必要。
所以当卢汉于11月24日飞回昆明时,蒋介石第二天便飞到宜宾来了。
- END -
责任编辑:亚闻
转载请注明:“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5DDCA9064164165097A4B1E1CFC15093FC8FDD38_size157_w640_h43.gif
◆ 想要投稿
发文至邮箱2004wsbl@163.com;dyy1013@126.com
或者直接给我们微信后台留言交流
◆ 订阅杂志
通过全国各个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2-185
直接与我刊发行部联系
联系电话:0731-84307941(王老师)

AE779D88D58348772B310103A9BBD6CC72E30197_size89_w1080_h600.jpe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帮组中心|小黑屋|Archiver|小黑屋|随身听|幸福中国

GMT+8, 2019-10-15 20:03 , Processed in 0.253861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